贵州无新增确诊病例 尚在接受医学观察3人
来源:贵州无新增确诊病例 尚在接受医学观察3人 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7:35:26


卖家A发来的例图而至于是如何获得这些真实世界戴着口罩的人脸图片的,该卖家没有直接解释,只是表示“就是打卡获取保存下来的,而且都是年后(拍)的,时间很新,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。”该卖家说:“我们平时用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算法训练,你确定要的话,口罩佩戴识别算法源码加上数据集一共1000元,单要人脸数据集的话也是1000元,都在网盘里,随时可发链接。”卖家B则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,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脸图片则来自于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。据该卖家介绍,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类照片,“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,2毛钱一张,十万张以上有优惠。”

二、做好服务保障。各地要积极推广公益代为祭扫、网上祭扫等新型祭扫方式,供广大群众进行远程祭扫和纪念追思。从群众实际需求出发,通过官网、移动客服端、微信公众号等方式,加快建立网络祭祀平台,提供免费网上祭扫服务。探索网上缴纳或延期缴纳墓地管理费、骨灰寄存费等便民服务措施,减少群众现场办理业务人数。在严格收费管理前提下,可拓展代为祭扫、敬献鲜花等简约文明的代理服务项目。

卖家A表示,他手里大概有2万张戴口罩的人脸图片,“一半是从网络上爬(虫)的,一半来自于现实世界。”该卖家说,“爬的那些照片,有的是模特,有的是公开的人脸数据集;而现实世界那部分,则是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小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。”

同时,引导群众通过各种方式告知劝导在外人员(含区外、境外人员)今年清明节期间不要回桂来桂祭扫,防止输入性疫情的发生。充分发挥党员、干部带头作用,深入挖掘清明节慎终追远、家风传承、孝亲感恩、生命教育等文化内涵,推广文明现代、简约环保的殡葬礼仪,倡导网络祭扫、小规模家庭追思、书写寄语、敬献鲜花等文明低碳祭扫方式,树立尊重生命、绿色文明的殡葬新风。

▲一些殡葬机构也暂停祭拜活动。

“戴口罩的人脸照片,要多少我有多少”

对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,一位律师人士对中新经纬(微信号:jwview)表示,目前尚不清楚卖家是如何获取这些人脸数据的,可能是买的,也可能是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取的。但不论怎样,未经授权,获取公民面部照片,并出售获利,是违法的。而从网络上爬虫,或者从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获取他人人脸照片,是如何实现的?又是否违规呢?卖家B对于是如何搜集到这些照片的,没有作出解释。在某头部电商平台做图像识别的工程师明成(化名)平时接触大量的人脸数据,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,通过爬虫技术,从网络上抓取公开的人脸照片数据完全可以,“现在一些国外实验室已经公开了很多人脸数据,网上就可以下载。还有一些,比如网购平台上卖口罩的店铺,可能会拍摄一些模特图片作展示,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。至于直接从朋友圈、微博获取照片,据我了解,目前实现不了。这些卖家大概率是一张张手动搜集的,圈内流通,不断丰富图集,或者直接从别处买来的。”明成说。上述律师表示,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像,只是这些肖像权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权,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的,任何人出于商业目的而进行使用,肯定是会侵犯他人肖像权的。胡钢表示,从理论上讲,所有从网上抓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许可,如果用于商业化则要支付一定的报酬。“比如在朋友圈这种特定系统内,对于肖像,其他人仅有看的权利,没有使用或售卖的权利。如果未经授权许可将肖像用作他用,就算侵权。”胡钢说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此类问题时曾表示,“我认为爬取公开的图片本身没有问题,比如明星的图片,但这一行为也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认定,如果对微博和好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进行爬取,由于存在生物识别信息,存在一定风险,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。”03 

四、加强组织保障。各地要在党委、政府及疫情防控指挥机构统一领导下,成立清明祭扫疫情防控工作专班,明确分工、落实责任,扎实做好疫情防控各项工作,及时防范化解各类风险隐患。各级民政部门和殡葬服务机构要严格落实领导带班、关键岗位24小时值班和